Dacota

Mark

「知者樂水,仁者樂山」,臺東依山傍水、純淨無污染的自然環境,讓許多喜愛戶外活動的外籍人士心嚮往之,近年來臺東旅游的人次屢創新高,更有許多人願意遠離家園到這裡來體驗優閒自在的生活。來台五年多的Dacota原本居住在素有「玫瑰之城」美譽的美國奧勒岡州(Oregon)波特蘭市(Portland),「美國大部分地區都很無聊,但我家鄉超級美。」提起家鄉時Dacota的表情顯得特別雀躍,對他而言,台東與家鄉有某些相似的地方,例如美麗的風景,乾淨的空氣,非常適合戶外活動的環境,以及善良的人民,即使是身處在如畫般風景的波特蘭,仍抵擋不住對東方文化的喜愛,「我當時就有很多台灣的朋友,於是選擇了台灣將自己沉浸在華語世界中,當初來這邊教書是我最大的心願!」Dacota說。Mark was teaching a student憑憑藉著在美國跟朋友學的一點基礎中文就飛來台灣,開始了他的英文教書生涯,「最初抵達台灣時住在基隆,那時在基隆認識一位賣好吃豆花的阿姨,天天去跟她聊天聊好幾個小時,一邊說話一邊學中文。」Dacota調皮地笑著說,當初他周邊的朋友英文也不好,所以他強迫自己用中文溝通,跟一些愛爬山的山友們討論規劃登山路線,就這樣一邊摸索一邊學習,慢慢的把中文學起來。喜愛接觸大自然的Dacota甚至去申請擔任太魯閣國家公園的解說志工,透過專業課程訓練以及通過考試,取得志工資格,他很得意的說:「現在我也是太魯閣國家公園的外語志工代表了!」在基隆住了短暫時間,Dacota開始想要嘗試不一樣的生活,於是從都市往花東地區搬,先是到了花蓮,接著往南又搬到了步調更慢的台東。「台東的生活步調優閒,很平靜很漂亮,而且台東這邊的山可以爬深一點,非常好玩!」閒暇之餘,Dacota喜歡登山活動,常常一個人或者吆喝著台東的山友一起,揹著昂貴的登山裝備征服花東地區大大小小的山頭,對他而言,即使外界紛紛擾擾,在登山的過程中更能平靜地沉澱自己的內心,周間工作的壓力也因此一掃而空。除了在臺東享受大自然無私的擁抱之外,Dacota對東部的原住民文化也感到非常有興趣。「台東跟花蓮不一樣,走在台東的路上常可以接觸到熱情的原住民朋友,不用特地跑去部落裡認識!」他說,沒有安排登山活動的時候,便會找他的原住民朋友,甚至參加部落的活動,樂天、無拘無束的個性,使他很輕鬆地就跟當地人民打成一片,玩在一起。Mark was teaching a student目前Dacota在台東縣政府擔任外籍顧問,協助縣府進行翻譯、外賓接待等活動,並在台東國際雙語化的推動上,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根據他住在台東這快半年來的觀察,Dacota認為台東也可以打造成外籍人士喜歡的渡假勝地,因為這裡優秀的天然環境及條件,加上治安良好,是非常有潛力的城市,對台東抱著更高的期待,Dacota說:「台東的純淨與美好,需要住在這裡的居民一起維護,如果大家能夠努力保持環境整潔,這裡將會讓更多外國人想要來玩!」Dacota的私房歷險推薦溯溪:桑樹溪、加鹿溪溫泉:桃林溫泉、栗松樹溫泉、轆轆溫泉登山:三叉山、嘉明湖、關山、卑南主峰、都蘭山、美奈田山、盆盆山。

Adam Matz

Mark

對於大半生都在同一個國度生活的多數人來說,離鄉背井,就像選擇了一個跟自己生長環境截然不同的地方接續未來的人生,是難以想像的事情。目前在東海小學擔任英語教師的Adam Matz,是Fulbright傅爾布萊特基金會協助引進的英語協同教學助理,但早在1999年時,Adam第一次到台灣之後,便與台灣結下不解之緣。「那時候剛從學校畢業要找工作,在韓國、台灣與中國這三個國家中,我選了台灣。」Adam緩緩地說道「因為韓國跟我的家鄉西雅圖太相似,沒有甚麼太令人驚艷或者特別的地方,於是我決定來台灣。」居住過台東以外的城市譬如台中、新竹等都會區,首次踏入淳樸的台東,Adam坦言第一印像是:台東好鄉下。2006年到台東的時候,甚至覺得台東有好多路沒有英文路牌「若是對中文完全不懂的外國人來說,旅游上就會比較麻煩。」幸好Adam曾在東海大學選修中文課程,使得他在口語上溝通順暢,對於中文閱讀以及寫作部分也有一定程度,很快地就融入了當地的生活。「我平常喜歡跑步,也參加過幾場馬拉松。」若是喜愛戶外活動的人,像騎單車、跑步這樣的運動,住在台東的確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之前去西部參加過馬拉松,雖然也好玩,但免不了就是會吸入一點PM2.5」幽默風趣也是他的個人特質之一,這讓他在教學時,特別受孩子的喜愛,Adam在台灣一直從事英語教學的工作,2011年及2013年間還帶著台東的孩子一起參加微軟公司「全球伙伴學習計劃」獲得全球教育論壇獎,證明即使是後山的孩子,也能有傑出優異的表現,讓孩子們建立起極大的信心。「台東,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地方之一。」Adam拿度假勝地夏威夷來對比「夏威夷的消費太高,人口又太多太密集;但是台東不一樣,如果想看山或是看海,都不用花費太長的交通時間,是最適合發展觀光旅游的地方。」不疾不徐地說完他的觀點,也感覺得出來,這個一開始讓他認為是鄉下地方,事實上是美麗又值得深入探索的。除了運動的習慣之外,Adam也經營著自己的部落格「Taiwan Style西方與東方的巧遇」部落格內記錄著關於他在台東生活的點滴,筆觸不僅富有情感,文內免不了附加台東當地旅游的一手信息,以中英文呈現的方式,讓許多外籍游客在搜尋關鍵詞台東時,常常就這樣闖進他的部落格,詢問他諸多台東觀光的問題,甚至還常常被問及關於旅游信息之外的議題,儼然就把他當成是「台東通」讓他覺得格外有趣。「如果台東要邁向國際化,英文環境的營造是很重要的」Adam帶著認真的表情下了這個結論,對於一個中文已經非常流利的外籍人士而言,在台東生活是十分愜意的,但問及Adam周邊的外國朋友,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是很懂中文,還是會遇到一些不便利的地方,例如只懂英文的朋友到餐廳用餐,讀菜單就像閱讀天書一樣;雖然對他而言,台東已經是個比度假天堂還要棒的地方,但他仍熱心地提供他的建議,然而從一個外國人的角度看台東會多有趣?

Mark

有空不妨造訪Adam的部落格,看看他在台東發生的各種精彩經歷!http://acidolphilus.blogspot.tw/

YaSu屋–峯雪康弘

Mark

北臨花蓮縣富裡鄉,東北連台東縣成功鎮的東河鄉,除了遠近馳名的東河包子之外,因近年台東舉辦國際衝浪賽掀起的衝浪風潮,也讓東河變成衝浪客最愛佇足挑戰的地方。

來自日本的峯雪康弘(Yasu)三年多前隨朋友到了東河衝浪之後,便在短短的四個月內決定移居台東,並在東河鄉開起了一間日式居酒屋,在此逐浪笑看日升日落,充分融入東部生活。「這三、四年台東的衝浪很有名,雜志上都有看到!」Yasu接著解釋,日本也有地方可以衝浪,但因為冬天的日本海水溫度太低,只有零下幾度非常寒冷,所以日本衝浪客可以想到距離最近又比較溫暖的衝浪地點,就是台東東河這邊了。

Yasu曾經在日本做過餐飲,也有在居酒屋歷練的工作經驗,所以才有了在東河開居酒屋的念頭,Yasu更透露,冬天有非常多日本衝浪客來到這裡,「冬天的時候東河海邊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日本人!」Yasu臉上帶著非常認真的表情強調,「有會講日文的老板以及提供日式創意料理的居酒屋,會讓日本游客有親切與安心的感覺。」每年十月東北季風開始吹起到來年的三、四月,來自日本的衝浪客絡繹不絕,透過Yasu自己經營的日文網站以及部落格營銷,不僅居酒屋的生意在冬日夜晚忙碌不已,白天他更兼職在地導游及衝浪教練,帶著日本游客尋找最好的衝浪地點,並且介紹他們游山玩水,看盡東海岸線的美,夜晚來臨時再回到他的居酒屋享用無菜單料理美食。「我的食材都是當天早上從成功漁港買來的,我不愛冷凍魚類,而是喜歡用一些比較特別的當地海鮮來做料理。」Yasu一邊說,一邊從他手邊的袋子拿出那天早上的戰利品,「這是很稀有很少的石頭公,刺有神經劇毒,可是肉有膠質非常好吃,魚好像長得越醜越好吃!」Yasu打趣地說。定睛一看是只形狀怪異長相也不討喜的魚,也很難將之與美味料理聯想一起,但Yasu似乎已磨刀霍霍,准備拿牠好好大展廚藝,要將這地道美食跟當晚來用餐的饕客共享了。

在沒有浪的季節,若是日本朋友來訪,Yasu會帶他們去泡溫泉,「最近有日本節目報導栗松溫泉,所以在日本也蠻有名氣。」他說;因為只有冬天適合衝浪,在夏季無浪的時期,甚至會有日本衝浪客追著台風跑,「只要知道台風要來台灣,有些人還會追著台風過來衝浪,衝大浪很刺激,但還是安全第一啦!」Yasu笑著說。

在台東居住的這些時間,Yasu已摸熟了日本衝浪客的習性,但也知道礙於交通條件的限制,使得許多衝浪客在規劃台東衝浪之旅顯得困難重重;「過來台東玩的日本人都會先上網查過去曾經來玩過的人的部落格,個人分享的文章跟經驗,有些人自己搭出租車過來,或者搭公交車過來。」他解釋道,因為公交車班次較少,加上有些小型公交車無法搭載衝浪板,在公交車班次表上也無法判斷哪些班次是大型公交車或小型公交車,導致常有等到車卻無法搭乘的狀況。從日本來到台東中間必須得經松山機場或桃園機場,若搭乘國內線衝浪板則沒有托運的問題,「可是火車是無法搭載衝浪板的.…..」,Yasu語中透露著些許無奈,他希望若是能有日本直飛的航班,或者火車能拖運衝浪板,交通更便利些,一定可以吸引更多觀光客前來。在有限的條件下,已經能夠吸引為數眾多的日本衝浪客前來,Yasu依然帶著信心,相信未來能夠介紹更多日本友人認識這片美麗的海洋,讓台東衝浪聖地的美譽繼續傳播!

Mark

Cameron Hanson

Mark

山海交織的美麗東部,豐富的地理環境與寬廣無垠的視野在季節更迭與日夜交替之間各有萬種風情,讓初來乍到的訪客彷佛經歷一場奇幻旅程,在探索台東的過程中,也找到人生新的定位與方向。

Cameron Hanson從小生長於藝術氣息濃厚的西雅圖,大學時主修藝術也喜愛旅游,在游歷了30多個國家後,卻唯獨尚未踏足亞洲土地,Cam說:「當初是在想可以在哪裡教英文然後給自己兩年的時間,思考了很久,台灣的多元文化及小島風情變成是我的第一個選擇,接著是日本、南韓、越南、香港等……」,未料人算不如天算,進入台灣旅行到了台東之後,亞洲的第一站也變成了他的終點站,Cam毅然決然落腳台東。

「在西雅圖的生活讓我覺得像被困在監牢裡,生活只有工作、日程表,周一到周五、八點到五點,每天這樣的生活讓我幾乎要窒息。」Cam如此描述在來到台東之前的生活,然而到了台東之後,他遇見了命中注定的伴侶,也顛覆了過去的生活模式,「在台東我發現我可以過不一樣的生活,雖然賺的錢可能不多,但我也不至於需要擔心無法溫飽的問題,所以比起待在美國,我更想要住在這裡!」Cam用著堅定的口吻告訴我,現在的他,是一間咖啡屋的老板,是個自由攝影師,也是一個孩子的爸,對於這樣的多重身分,「雖然忙碌但我很滿意。」Cam笑著說。

於是乎無論晴雨,在看似相同的每一天醒來,卻總是可以期待著今天跟昨天總會有些不同,拋下機械式的一天,Cam帶著勇氣跨出舒適圈,從此踏上改變人生的旅程。「當初來到台東的時候,中文不好,但這裡的人非常熱情,曾經我一個人在餐廳吃飯,有人請我喝啤酒也邀我共桌午餐。曾經有人說過,溫暖的天氣,就有溫暖的人,我真心相信這句話是真的。」台東人的溫暖,也許真與溫暖的氣候有著些微的關系,采訪是在一個熱力四射的燦爛陽光午後,也讓Cam回想起在台東遇到的種種暖心經歷。「有一次我把很貴重的相機遺忘在一間酒吧,四天後我再回去找,相機還在那,店家幫我收起來等著我回去找他們」,Cam說,如果是發生在其他地方可能早就不見了,然而對於外來的游客而言,旅游地區的安全是非常重要的,台東就讓他感到非常放心;「台東人非常友善,這也是我來到這裡的第一印像。」最初雖然中文不甚流利,Cam還是透過妻子的介紹認識了許多來自四面八方的朋友,因而跨越了語言障礙並當地人群有深層的互動,這也讓他的生活更添精彩。

「在西雅圖,我過著普通的生活,但現在的生活更有彈性,更多采多姿,也更充實了。」除了用心經營在東海岸公路上的「月光海咖啡屋」之外,Cam在閑暇時也會上山下海捕捉美麗的影像,台東的美與獨特,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透過不同的視角,總會在出奇不意之處發現驚喜;隨手可得的美景,寬廣開闊的土地,復以濃厚的人情味,拉起了遠自西雅圖至台東超越一萬公裡距離的愛戀,也翻轉了Cam的人生,未來無法預期,但能夠肯定的是,保持著正向光明的心態,幸福會繼續,快樂也將伴隨而來。

Mark

Dan Paiero

Mark

台東近期陰雨連綿了數日,不禁讓人引頸期盼艷陽,驅走滿室的陰郁與潮濕,重拾好心情;對於來自高緯度國家的Dan Paiero而言,東部熱情如火的夏天的確是個挑戰,卻沒有阻止他愛上台東。

「我在台東七年,之前住花蓮,但相較花蓮,我比較喜歡台東,因為花蓮讓我感覺比較擁擠,有被困住的感覺,太多人了……」Dan說;自小生長在地廣人稀的北國加拿大,在定居台東之後,才重新有放松、可以緩慢呼吸的感覺。

「我到台東的幾年之後我就決定要住在這邊,這是我的新家!」,在台東這段不算短的期間,Dan曾在英文補習班教英文,閑暇之余喜愛繪畫、上山下海到處拍照,對原住民文化也有著濃厚的興趣,而台東的山、丘陵、還有湛藍無垠的大海,讓他深深的愛上這裡。

「台東人很好相處,而且相處起來很自在輕松!」Dan回想起有次去日本旅行,接觸過的日本人都比較嚴肅緊繃,然後他回到台北、接著花蓮,才有慢慢放松的感覺,直到台東才完全松一口氣。提起台東獨特的人情味,Dan的感受似乎特別深刻,熱愛攝影的他,常常背著相機在路邊拍照,十有八九會遇見熱心的人主動問他:「你需要幫忙嗎?」、「需要幫你指引方向嗎?」常常被誤認為游客讓他哭笑不得。他一邊笑一邊說起五年前的經歷,當時他正開車在大武附近,身上只帶著相機,證件沒帶,卻遇到一輛警車攔他下來。「當下我心裡想,糟了,我怎麼甚麼證件都沒有帶……」正懊惱著,警察走了過來對他說,他的車速太快了,接著轉身又走回車上,拿出一瓶防曬乳,對Dan說「太陽太大了,這防曬乳可以防止曬傷!」。當下他覺得非常感動,「世界上大概沒有其他地方的警察會這樣做了!」Dan說,這裡的人就是很單純的想要幫助人,也不求任何回報,這是台東最珍貴的特點之一。

透過攝影鏡頭,Dan呈現了台東原民及民俗特色的不同視角。「我曾經參加過幾次部落的豐年祭,大多是在旁邊拍照觀賞,但有次走進去跟他們一起唱歌、踩著舞步,那個時刻,我才真正了解豐年祭裡面的精神!」,當他不再用游客的角度,而是一個參與者的身分進入部落,才真切體會到對原住民而言,這個年度慶典的神聖與重要性。「寒單是台東另一個獨一無二的特色,我覺得非常酷!」,在台東的每個元宵節,他都會特別拍攝炸寒單的盛況,「對我來說,那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震撼,但用照片我可以說這個故事,裡面有煙霧、有爆炸、有震撼人心的感受……」。在集結了大量的照片之後,Dan出版了一本主題為寒單的攝影書,希望把這帶給他巨大衝擊的台東民俗特色,也讓更多外籍人士知道。

細數了台東這麼多讓人著迷的特點之後,Dan不禁稱贊起這七年來台東在國際化上做的努力,試圖讓更多外籍人士看見台東的美好,台東地區的英語化一年比一年更好,他更建議像是原住民豐年祭的信息也能夠雙語化,讓對原民文化有興趣的外籍人士,也能獲得信息。

「我在台東非常開心,只要待得夠久,保持敞開的心情,就能深入了解台東迷人的地方!」Dan說,生活中盡管偶爾會有些讓人心煩的小戲碼,但帶著愛與期許,在台東的每一天,都會是讓人心滿意足的!

Pete Brown

Mark

每個地區都有所謂的排隊名店,而在台東,專賣披薩的「披薩阿伯」,正是在網絡上被網友一再報導推薦的台東美食之一。

在真正見到披薩阿伯本尊之前,原本預期見到的會是個滿臉風霜的老先生,沒想到,居然出現一個陽光型男,而因為比約定的時間還晚了幾分鐘出現,他抱歉地說:「因為送孩子到東河的學校上學,所以回來的時間稍晚了…」說話輕輕柔柔的,笑容也特別燦爛,這樣的形像實在很難跟阿伯聯想在一起。

1999年就到了台灣,那時的他才剛從大學畢業,看著周遭的朋友都會兩、三種以上的外國語言,讓他也想學第二外語,於是決定來台灣學中文,「因為覺得台灣是個熱帶小島啊,除了學中文之外,應該也可以玩衝浪!」從他的回答中,可以猜想,Pete應該對衝浪非常感興趣,沒想到憑著感覺,誤打誤撞竟住進了東海岸的衝浪聖地。

初到台灣時Pete原本先住在台中,有一次和朋友一起騎著機車環島旅行經過台東,沿途看見美麗的海岸線,壯闊的山景,於是對台東留下深刻印像;事實上,仔細問他真正留在台東的原因,是因為他在這裡遇見了他的真命天女,Pete的另一半和他同在英文補習班教英文,兩人因而相識相知,Pete便隨著妻子定居在台東。因為在學校內主修的是藝術,披薩店內牆上掛的幾幅畫,都是他的作品,在台灣的期間Pete取得了碩士學位,畢業後回到台東的他想要去東大教書,無奈那時並沒有適當的職缺,「既然沒工作,那先開個畫廊吧,又異想天開想在畫廊內烤PIZZA看看能不能吸引人,結果沒想到PIZZA賣得比畫好!」Pete說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來,覺得人生就是這麼奇妙,事情竟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超展開,讓他的披薩越來越紅,越來越出名。

事實上,他在開店期間經歷過一次最大的危機,就是跟顧客因為溝通不良而造成的誤解事件,因此還登上了國內新聞「通常如果客人要預約外帶,我們會先把披薩准備好,等客人到了之後馬上入烤箱,等3-5分鐘就馬上好了,但那次的確因為溝通不良而造成了誤會。」回想到那次的事件,Pete覺得應該要跟顧客做更仔細的溝通,就不會再發生這樣的狀況,因為體貼客人在品嘗披薩時的口感跟溫度,所以才會采取這樣的作法,那次事件之後,反而有許多人來幫他加油,Pete說,有些人就是經過店門口,或者會特地進來跟我說一些鼓勵我的話,這就是台東人可愛的地方!也就是這樣的力量,讓Pete在那段期間能夠堅持下去,繼續提供老饕們美味的披薩。

在台東十多年期間,Pete提到,許多外國朋友見他開店有成,也想在台東做些生意,卻不知道從何著手,於是紛紛跑來征詢他的意見「如果台東這裡有專門為外國人開設的英文商業咨詢櫃台就好了!」,他這樣建議,也期望更多喜愛台東的外國人士能在台東落地生根,帶來多元文化的融合與交流,也為台東注入更多活力!

Flight Cafe-福來東咖啡 (福長美千代)

Mark

要說是宿命也好,或者解釋成上天注定,冥冥之中看似朦朧的人生拼圖,總是能透過勇敢嘗試與冒險的過程中,逐漸清晰。「在創業的想法萌芽之前,Flight Cafe這個名字已先在腦海裡冒出來了!」輕輕柔柔的聲音,伴著甜甜淺淺的笑容,福長美千代小姐回憶起夢想成形時最初的歷程。在台北工作五年後,因為曾只身來台環島的父親在經過台東的期間非常喜歡這裡,也告訴福長小姐有機會一定要來台東看看,於是,在兩三次造訪台東後,她決定辭掉台北的工作,落腳台東。

Flight Cafe店內的布置,以簡約明亮的表像觸動人心,具有個性且溫暖的日本Zakka風,與店主人的氣質互相呼應,而讓福長小姐實現夢想的這間小店,也曾經遭遇過困難,「尼伯特強台過境那次造成咖啡店嚴重損壞,所以我們才搬到現在這個地方來!」,沒有被台風打倒,福長小姐在伙伴與朋友的協助下找到合適的地方,努力將Flight Cafe重生,繼續提供用心制作的料理給喜愛她的朋友們。「做的是自己喜歡的事情,所以即使辛苦也覺得開心~」,日本人心思細膩、內斂的性格,充分展現在福長小姐身上,不管是經營自己的事業或者在台東的生活,她都抱持著樂觀的想法,也讓她這一路走來,總是能堅持理想的主要原因。移居台東的外籍人士中,日本人不多,所以福長小姐在台東並沒有很多日本朋友,店休之余她喜愛在家中制作天然手工肥皂,或者研究店內需要的料理菜色;「日本朋友來的時候,看他們喜歡山還是海,而不管是哪一種玩法,台東都有地方可以去!」福長小姐補充說道:「譬如想要邊喝咖啡邊優閑的看海,就帶朋友去金樽,如果喜歡人煙稀少的地方,就會介紹去都歷走走,或者想要看壯闊海景的話,我們就去三仙台。」除了將台東的自然風景介紹給自己的日本友人,福長小姐也曾經到部落參加過豐年祭,「我非常喜歡原住民慶典,也對他們的傳統服飾非常有興趣。」福長小姐想到:「像我的爸爸喜歡自己搭巴士到花蓮、台東,他也很喜歡釣魚,所以我會帶他去海邊,雖然從來也沒釣到過任何一條魚!!」說完自己忍不住笑開了來,這看似普通平淡的台東日常,在福長小姐的心中卻展現著如沐春風的怡然姿態。「台東的感覺其實跟日本鄉下差不多,有些人很和善害羞,也有熱情活潑的人,但希望台東能有更多有特色的產品和在地美食,讓來拜訪我的朋友可以帶回去日本分享。」雖然偶爾想家,但尚未曾有過再回東京定居的念頭,福長小姐反而希望能介紹台東給自己的日本朋友知道,她更希望居住在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也能更加愛護這裡,保持純淨自然的景觀,讓台東最珍貴的資產永續發展。在父母的支持下,福長小姐飛越千裡來到台東讓自己的夢想萌芽,親手將之培養茁壯,也深深喜愛上台東悠然自得的恬適生活,這也充分證明了台東不僅是個適合長住久居的所在,更是能夠培育希望、實現夢想的地方!

Mark

Jeff Pike

Mark

“Happiness is the meaning and the purpose of life, the whole aim and end of human existence. —Aristotle”古希腊哲學家亞裡士多德曾說:「幸福感是人生的意義及目的,是人類存在的終極目標。」而全然的幸福感,只存在個人的意念之中,從內而外彰顯,實踐於平凡的生活中。Jeff Pike出生於美國喬治亞州,曾任教於夏威夷,因為參加活動而認識了來自台灣的朋友,於是,展開了亞洲冒險之旅,走過泰國、柬埔寨、越南,現在來到了台東,從他身上,就可以明顯感受到簡單幸福的磁場,不斷向外影響及擴張,與他交談與互動的過程中,使圍繞在他身邊的人不知不覺地沾染到他散發出的歡樂氣息。第一次見到Jeff是2016年的11月,某個陽光燦爛的午後在縣長公館內舉辦的外籍人士open mic音樂會上,他綁著花頭巾、打扮嬉皮風的造型讓人印像深刻,而他開朗的笑容加上精采的木笛演奏,也讓人一直無法忘懷。「台東跟夏威夷的感覺很像,非常舒服,讓我想起過去住在那裡的時光!」Jeff一邊拿起繪有夏威夷地圖的紀念馬克杯,一邊開心地在小小的地圖上比畫著之前他曾住過的考艾島(Kauai,又譯可愛島),他說那裡的山脈會直接延伸到海裡,台東沿海尤其是靠近東河附近的風景,跟考艾島的景色非常相似,而台東迷人的山峰,壯闊的海景,悠閑的氛圍,加上新鮮的空氣,常常讓他會彷佛置身在夏威夷。JeffJeff在台東依然投身教育的工作,一開始在私校教書,現在是東海國中及卑南國中的英語教師,「台東的孩子很可愛,雖然班級程度落差很大,不過我非常喜歡在這裡的教書生活。」Jeff笑著說,雖然他已經在台東居住了六年多,但中文卻是一個字也不會說,也聽不太懂,所以他的學生們必須一定得要用英文與他對話,這樣反而對學習英文有幫助。今年初Jeff與其他七位外籍教師還共同籌劃舉辦外師山野英語冬令營,引領一群孩子進行三天二夜的浸潤式(immersion)戶外體驗美式英語營,讓孩子們在自然而然的形況下學習語言,雖然舉辦這樣的活動非常耗費時間與心力,但與孩子相處的幸福感是最珍貴且無價的。除了台東,Jeff也曾在台北及高雄各居住過短暫期間,他說即使大都市有著台東沒有的生活便利性及多元選擇性,但這裡獨有的山光水色以及干淨清新的空氣,卻是金錢所無法換取的,Jeff喜歡簡單純粹的生活,周末的時候去都蘭糖廠的小酒吧內與朋友聚首閑聊,或是帶著他的小兒子去體育場踢足球,偶爾會在鐵花村內表演木笛及打鼓,這樣的小小日子,雖然沒有太多變化,卻讓人覺得穩定及踏實。Forest Park Lake swim,Biking beside the ocean,Home sweet home Taitung.—Jeff Pike用這一首短短的英文詩,Jeff道盡了在台東生活平凡中的美好與幸福,也充分說明了心之所向,就是「家」所在的地方。

Mark

夏威夷考艾島小檔案:考艾島(英語:Kauai,夏威夷語:Kauaʻi,或譯可愛島、考愛島),太平洋中部夏威夷群島中第四大島,屬美國夏威夷州考艾縣管轄,全島面積1430.4平方公裡,人口58,303人(2000年統計)。 考艾島是一個火山島,島上最高點是Kawaikini(海拔1598米),第二高是Mount Waiʻaleʻale(海拔1570米)。考艾島位於瓦胡島西北,兩島間隔有170公裡寬的考艾海峽。考艾島是最後幾個加入夏威夷王國的島嶼之一,其首領直到1810年方才臣服卡美哈梅哈大帝。可愛島位於夏威夷幾個大島的最北端,是夏威夷群島中最古老的島嶼,相傳夏威夷最初的神就是居住在這裡的。這個島嶼被叫做「花園島嶼,」考艾島被許多人認為有最茂盛的植被和最與眾不同的自然景色。這裡的戶外運動無與倫比。劃皮船kayak經過雄偉的火山懸崖下那帕裡Na Pali海岸,騎馬穿過公園,或者在直升飛機上看看考艾島令人吃驚的風景。無論你選擇何種方式游覽考艾島,你都會感受到讓人興奮的景色還有獨一無二的自然植被和鳥類。

Fede小飛 - 海角咖啡

Mark

「第一個吸引我的原因是,風。」小飛很堅定的說。 聽聞許多吸引外籍人士駐留台東的理由,不外乎是青翠的山巒、純淨的海洋、美麗的風景、以及溫暖的人情味等等,但因為台東的東北季風而留在這裡的,小飛是第一位。

在網絡上頗負盛名的都蘭海角咖啡,目前由Fede-小飛經營,頂著一頭金色短發在店內穿梭,讓人很難不注意到他。「我在阿根廷出生,一歲就搬去西班牙,但國籍是意大利,來台東已經兩年多的時間。」小飛笑著說;很難確切的說小飛是哪裡人,他第一次造訪台東只有短暫停留,卻在第二次再訪時到了都蘭打工換宿三個月後就決定留在這裡發展,說得一口流利的中文,把海角咖啡經營的有聲有色,儼然已成為地道的台東人。

「我的工作是夏天的工作,以前在西班牙、新西蘭、澳洲等國家之間一直轉換。」提起過去旅行許多國家的經歷,應是人人稱羨的人生經驗,對小飛而言,卻在工作五年之後開始覺得倦怠;「我不喜歡過度發展的海邊,來到台東時覺得東海岸的海邊都空空的,走蘇花公路跟花東公路,沒見到甚麼水上活動,海岸跟山都很漂亮,所以我覺得可以試試看!」回憶起當初來到台東時的悸動,讓一直在各個國家中流轉的小飛,終於有了歸屬感,開始尋找留在台東的方法。

一開始小飛的目標不是咖啡館,而是發展台東海邊的水上活動,「台灣的情況是大家愛吃但很多人怕海,西班牙料理很多人吃,但水上活動卻沒甚麼人參加……」透過些許時日的觀察小飛有了這樣的結論,接著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了關鍵人物酆哥,讓他得以從經營咖啡館開始,一步一步實現留在台東的夢想。「酆哥是個很傳奇的人,因為認識了他,發現兩人的經營理念很一致,有他的協助,海角咖啡從無到有,一直到現在人潮絡繹不絕,只要是營業時間人都很多!」小飛還打趣著說,剛開始朋友們聽到他要在目前的地址開咖啡館都搖頭,並告訴他都蘭大部分的餐廳都開在大馬路邊,而海角咖啡的位置卻極為偏僻;「我沒有放廣告,剛開始來的客人有朋友介紹的、聽別人說的、也有迷路的、自己跑來的部落客、後來還有電視節目慕名而來拍攝,生意就漸漸地越來越好了!」

海角咖啡的經營一舉成功了之後,小飛開始規劃教授風帆課程,「台東的衝浪運動已經發展得很好,我希望能推廣安全的水上活動,更希望幾年後能看到台東的海岸邊有許多人在玩風帆!」他說,風帆是健康且沒有污染的活動,並不會影響到海洋生態,是最大的優勢;小飛接著提到台東得天獨厚的東北季風:「這裡的風又強又穩定,冬天、夏天是不一樣的海風,夏天適合初學者學衝浪、風浪板、帆船,而冬天適合比較有程度的人。」看著努力向世界營銷自己的台東,小飛也提醒發展觀光要非常小心:「譬如說巴塞羅那現在的問題就是觀光客太多,每天都有人抗議房價因此變高、交通混亂、塞車、觀光客有時候會髒亂以及不禮貌,過多數量的觀光客反而造成當地居民的困擾!」小飛不希望台東變成吵雜擁擠的地方,而是有深度、值得一訪再訪的城市,只要台東能夠持續維持她的純淨與自然,未來將會有更多人看見台東美麗的風貌。

Mark

清水淳

除了好山好水之外,近年來讓台東聞名國際的,還有一項就是衝浪運動,自從東海岸成為國際衝浪客口中的衝浪聖地之後,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衝浪好手前來逐浪,而來自日本東京的清水淳(Jun),不僅到台東衝浪,還愛上了布農女孩,在台東落地生根,決定奉獻一己之長,回饋給他最喜歡的地方。

來台東之前,Jun原本是在日本東京的Pub擔任吉他手跟歌手,自彈自唱的功力十足,最初,是透過朋友介紹在台東布農部落演出,很喜歡布農部落的經營方式跟想法,便著手協助布農部落建設日文網站及編輯日文型錄的工作;等待在部落中的時間長了,Jun才發現許多來原民部落的不只是一般的日本觀光客,也有部分是從事研究工作的日本人,甚至Jun還曾幫助過幾位八十多歲來台尋根的「灣生」,從中窺見了這幾位日本長者的感人故事,進而影響他至深,對這裡產生了更濃厚的情感。

但為什麼選擇了台東落腳?

「因為台東的人跟風景比較好,因為喜歡台東的全部!」,典型的日本口音,Jun用最簡單直接方式敘述他對台東難以言喻的喜愛。

聊起他最愛的衝浪,Jun的眼神頓時閃閃發光,「全世界所有適合衝浪的浪點都是自然生成,不是人為可以制造出的!」,熟知東海岸沿途的各個浪點,Jun最喜歡帶衝浪客到某些只有他才知道的衝浪秘境,讓這些玩家可以盡情施展衝浪絕活,尤其是日本來的衝浪客,因為語言溝通之便,他們大多喜歡在Jun的民宿待下,每年大約有三、四百位日本衝浪客在台東活動,尤其是東北季風吹起之際助長浪勢,更是將各家好手吸引至海邊的原因。在東河經營第一家民宿的衝浪主題的民宿,Jun坦言剛開始推廣衝浪活動並不順利,「剛開始的時候什麼都困難,這邊沒有人知道會衝浪,所以難推廣。」直言初期在台東創業的困難,但也因為堅持一步步走過來了。

「台灣是海洋國家,但跟日本的孩子比較起來,台灣小朋友會游泳的好像很少?」,帶著這樣的疑問,包括Jun在內的台東縣衝浪運動協會在三年前開始發展「回到原點,深耕計劃」,希望能讓台東的孩子也能夠在海洋的國度悠然自得,與自然和平共處。課程開始在接近暑假時,台東衝浪協會教導在地的小朋友游泳、玩滑板、海邊環境教育、以及進行當地的生態活動等,「今年還有做兩首歌教給孩子們唱,小朋友還會到鐵花村作成果發表喔!」Jun很開心的宣告。因為愛這片土地,所以深知未來在這片土地上生活的會是這些小小幼苗,看著他們從課程中學習成長,而自己能以自然教育的方式回饋台東,讓他覺得非常滿足!

台東人的熱情,美麗自然的風景,Jun告訴我們,這是台東最珍貴的資產, 所以這十三年來在台東的每一個日升日落,逐浪踏實的生活,都內化成他的動力,期望自己能夠再為台東付出更多,以最真實的行動,關愛這片土地。

Mark – 新西蘭衝浪教練

Mark

2017年國際衝浪公開賽12月3日於台東金樽風光落幕,這是台東第七次舉辦國際性衝浪賽事,但今年最大的亮點,是WSL世界長板總冠軍同時也在金樽誕生;世界長板衝浪公開賽首度於台灣舉行,賽事等級亦為歷年最高,金樽漁港聚集了從世界各地前來比賽的衝浪好手,在浪裡一較高下,精彩無比。

看在Mark的眼裡,自然是欣喜無比的,從新西蘭搬到台東的他,目前在台東教授衝浪技巧,自己本身也熱愛衝浪活動,「東河地區有很多年輕人衝浪衝得非常好,如果能經過專業的訓練,他們未來也可以代表台灣在國際性的衝浪賽上交出漂亮的成績!」經過長時間在東部海域的觀察,Mark認為台東可以投注些資源,去發掘並培養當地的衝浪選手,畢竟,我們已經擁有渾然天成的場域。

2002年Mark在台北進行商務行程的尾聲,一閃而過的念頭讓他決定造訪這個聽聞有美麗海岸線、人煙稀少、天然純淨的台東,於是臨時起意從台北買了單車飛往花蓮,一路往下騎到台東,一待就是兩個禮拜。「那時候的台東沒有背包客、沒有民宿、沒有衝浪店,海邊也沒有人衝浪,但卻很容易交朋友!」Mark說,「因為那時候大家沒有忙著賺錢」,最後他加了這句,然後笑了起來,回憶起與台東最初的邂逅,心裡還是有溫暖的感覺。後來他遇見了現在的妻子Kite,也真正與台東建立了連結。

短暫的造訪台東後,又開始在上海、香港、台灣等地之間奔波的日子,他的兩孩子接連出生,卻少有時間陪伴孩子,他開始思考,這樣忙碌的生活,究竟是否真是他想要的最後,在回新西蘭與定居台東之間,他們夫妻倆決定搬到台東接續未來的人生。「最主要是想讓孩子學習中文,台東治安很好,這裡的人也非常友善,是一個非常適合生活的地方!」,Mark說;當然,他沒有忘記最喜歡的衝浪,於是在台東一邊教些英文,一邊教衝浪,還在自己的農地上使用樸門自然農法種植蔬果花草藥,天天忙得不亦樂乎。「衝浪是有季節性的,夏天當然適合衝浪,但冬天的衝浪課程較少,所以我想要經營自己的農地,一方面延續我媽媽在新西蘭種植西方藥草的方式,過親近自然的生活。」

從2002年到現在,Mark目睹了台東的轉變,「現在有許多比賽在台東舉辦,民宿、飯店也越來越多,以前這裡沒甚麼生意好做,連我們剛搬過來台東時,也為了怎麼工作賺錢有點傷腦筋!」,Mark對於漸趨國際化的台東表示樂觀其成,卻也認為這對台東是個挑戰,未來如何能找到一個正確的模式去發展,讓台東的店家、民宿業者等從觀光產業中獲利,又不淪為過度商業化,保護好台東的自然資源,這之間的微妙平衡,將是影響台東未來是否能繼續吸引外籍游客前來的關鍵因素。

Mark

「教育也是個非常重要的環節,孩子有了好的教育,就會讓人更想留在這裡,甚至吸引更多人前來定居。」搬到台東之後的Mark,有了很多陪伴孩子的時間,他的兩個男孩也都學會了衝浪,「可惜的是台東的小學只有一所學校有游泳池,如果更多一點就好了!」。因為真心喜愛這片土地,所以心裡有著無限期許,教育這個部分,Mark也非常在意,但他最想教給孩子的,是如何尊重土地,與大自然和諧共存的核心價值,也希望藉由分享這樣的觀念,讓台東繼續維持她的純淨與和諧,同時也讓更多人看見專屬於台東迷人、獨特的魅力!

森下雅子

來自日本的森下雅子小姐說:“在台東生活真的很辛苦!”。看著桌上裝著冰麥茶的透明杯外圈凝結了一層水珠好像汗水逐漸滑落,雅子的這句話也讓我渾身冷汗。“但是現在我很喜歡台東了!”淺淺的笑容,日本女性獨特的溫柔氣質,在雅子身上可以完全體現了出來。

透過同學的介紹認識了住在成功的丈夫,交往時期就曾來過成功旅游,雅子當時的感覺是:絕對沒辦法結婚。但是因為丈夫的真誠和努力打動了她,讓她答應嫁到台灣共組家庭。“嫁來台灣很不習慣,很辛苦!”雅子說,對於從小生長在日本大阪的她來說,繁華與便利是理所當然,但在當時的台東找不到家鄉的味道,使她在適應異鄉生活的過程中備感壓力。“15年前嫁來成功的時候這裡沒有便利商店,那時候台東的第一個便利商店在中華路,可是裡面也找不到日本的東西。”雅子,看到店裡販售的御飯團,心裡想著日本,嘴裡卻吃不出家鄉的味道,讓她常常淚流不止,幸好她非常喜歡台東的水果,所以就拼命吃水果,直到後來,雅子跟先生會特別開車到高雄采購日本商品,才解了她的鄉愁。

初期因為飲食問題,加上語言不通,讓雅子緊閉著心扉,總是無法感受生活的快樂,後來,先生鼓勵學古典芭蕾的她開班授課,教成功地區的孩子跳古典芭蕾,而這一群前來學跳舞的孩子們,奇跡般地打開了雅子的心扉。“一開始教芭蕾也是有語言的問題,自己的心扉也還沒打開,我講一句丈夫幫忙翻譯一句,用這樣的方式教芭蕾。”雅子回憶裡,從一開始的勉強上課,漸漸地在課堂上與孩子們互動的歡樂氣氛、家長們的支持,讓雅子的心情逐漸好轉,甚至每年都為孩子們舉辦古典芭蕾的成果發表會,讓認真學舞的孩子有舞台可以展現他們的學習成果,“這是對孩子們的肯定,舉辦成果發表會的舞蹈服裝、舞台設計、場控音效等等,家長們也都很幫忙,讓我非常感動!”

彷彿見到一線曙光,雅子甚至覺得她是為了遇見這群孩子們才來到成功,從這個角度去思考,這十多年適應期的辛苦,也表現的雲淡風輕。“我從心裡面改變了很多,從一開始不接受台灣人,不習慣鄰居們太熱情。”在日本人的觀念裡,訪客都會先事先告知何時來訪,但這點在熱情的台東鄉下似乎不管用,左鄰右舍想到就隨時自動來家裡聊天,這樣的熱情讓雅子內心掙扎。

開始理解台灣式的熱情,是兩年前日本的酒井充子導演來成功拍攝《台灣萬歲》紀錄片,導演偶爾會來跟雅子聊天,讓雅子了解一些當地的故事,所以她逐漸理解台灣人的個性、觀念以及熱情直接是有其形成的背景,透過酒井導演的故事進行深度了解,雅子才真正能夠與當地的朋友們建立起感情,內心也不再有掙扎與抗拒,而是真正的喜歡上台東,能夠享受在台東的生活。

雅子說:“現在回日本我都帶台東的一種袋子回去送給朋友,朋友們都很喜歡!”在台東市場內有賣一種手提袋,藍綠紅相間而且非常便宜,卻廣受日本友人喜愛,出於好奇,當場上網查詢,才知道雅子說的是現在在台灣討論度極高的“茄芝袋”,這款平民手提袋竟是從雅子從台東帶到日本的最佳伴手禮。 從原本的抗拒到喜愛,命運般地來到成功與一群可愛的孩子們在舞台上旋轉跳躍,在促進台日交流的部分,雅子也貢獻了她的語文能力,2016年協助促成日本佐賀縣太良高校和台東成功商業水產職業學校的互訪交流,將她對台東的喜愛轉為實質的行動,讓台東的孩子擁有更多元化的視野,也讓孩子們有更廣闊的天空可以探索。雅子滿懷信心,開心的笑著說“我是因為台東的孩子才來到這裡的啊!”。

Simon Foster & Tot Foster

2017,盛夏,台11線沿途海水湛藍,堆迭在薄霧中的海岸山脈沉澱著因暑氣升騰的思緒,向北方馳騁,前往尋訪遠自英國移居而來,落腳於成功小鎮的英國小家庭。

Simon與Tot是一對英國夫婦,帶著兩個可愛的小女孩Sasha與Molly住在離成功市區不遠的一個村落;對於陽光稀少、終年溫度偏低的歐洲而言,台東四季較為分明,而能沐浴在夏日的艷陽下,便成了一種至高無上的享受。抵達采訪地點時剛過正午時刻,只見Tot拿著一瓶可樂,在這人人都忙著躲進空調房避暑的時間點,午後的高溫似乎不足以影響她,臉上仍掛著滿滿的笑容,怡然自得的坐在家門前的屋檐下,等候我的來訪。

雖然在台灣已經待了很長時間,但兩年多前才從高雄搬來台,“喜歡台東干淨、平靜、自然且緩慢的步調,尤其美麗的海邊實在是太棒了!”Tot的笑容非常有活力,問起為什麼選擇到這裡定居,她似乎不需要太多思考,就能回答出當初台東吸引他們前來的原因。在媽媽旁邊繞來繞去一刻也閑不下來的Sasha是大女兒,目前就讀成功國小一年級,因為是班上唯一一個金發碧眼的外國學生,剛開始的確引來非常多的注目。“這裡的外國人不多,我們剛搬來的時候,還有當地的居民特意開車來我們家門口看我們。”,長時間下來,跟左鄰右舍的相處從好奇到熟悉,甚至變成了可以交換廚藝的好朋友,兩個女兒也養成了地道的東方胃,因為Sasha老是嘟囔著學校阿姨煮得比媽媽煮的好吃,Tot有點委屈地說,女兒們的確偏愛中式料理,在學校中適應得非常良好,跟同學們也早已打成了一片,趁著采訪的空檔問Sasha最喜歡台東的哪裡?她眨眨藍色的大眼睛,歪著頭說:“三仙台、溫泉、東河包子、海邊……”,一邊說一邊又忙著去搬她的自行車淮備去鄰居家晃一晃了。

Tot的先生Simon是撰寫旅游書的作家,曾經出版過關於台灣的英文旅游指南《The Rough Guide to Taiwan》,喜愛在台灣境內四處游歷,他跟Tot沒有住在台東市區,卻慧眼獨具地選擇了成功這個被大自然環繞、寧靜又和諧的小鎮定居,傍山臨海,接下來更准備在這裡繼續完成他的新著作。“台東有很多值得介紹給外國朋友的特色,譬如原住民部落的豐年祭,就非常吸引人!”,Tot提到她的朋友們非常想來參加豐年祭,也對原住民的傳統服飾、歌舞、及原住民料理等都非常感興趣,只是豐年祭的英文資訊比較缺乏,如果能夠在網路上多以英文宣傳,會吸引更多外籍人士來參加!

采訪接近尾聲時,Tot的小女兒Molly也出來跟打招呼,雖然剛開始有一點點害羞,但跟媽媽撒撒嬌之後馬上就又露出燦爛的笑容,蹦蹦跳跳地跟鄰居姐姐追著玩去了。“能住在這裡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很開心能夠在這裡扶養我的兩個孩子長大!”Tot看著女兒的開心玩耍的身影非常有感觸的說;這樣一個在成功小鎮低調且快樂生活著的英國小家庭,滿足於台東的寧靜與自然之美,贊嘆著台東的與眾不同,這份專屬於台東人的幸福感,值得從日常生活中尋找與品味,你是否也感受到了呢?

Amir Habib Shaikh

對大部分人而言,披著頭巾、衣著與我們迥然而異的穆斯林,就像蒙著一層神秘面紗的特殊族群,或許常是透過新聞與電影情節中描述的表面理解,即使穆斯林人口已經攀升至17億之多,對身處台灣的居民來說,仍然像遙遠的中東一樣,彷彿遙不可及。雖然宗教信仰與生活模式與台灣多數人有著相當大的差異,一對異國聯姻的穆斯林夫婦默默地移居台東,低調的在這裡奉獻自己,Amir Habib Shaikh說:“台東的孩子太可愛了,所以我們才決定搬來這裡,用我們自己的力量幫助他們!”。他在台灣已生活超過15年,原本是來台經商采購電子零件,後來與台灣太太相戀而結婚,在自己的家鄉巴基斯坦與台灣之間往返數次之後,最後定居在台灣北部;在一次家庭旅游到了台東,這裡的寧靜和平與美麗風景留給他極為深刻的印像,深入部落中與原住民孩子相遇及互動後,夫妻倆決心移居至台灣的後花園,除了能夠享受寧靜和平的生活之外,還能繼續教導部落的孩子英文,對Amir Habib Shaikh而言,這是台東最吸引他的地方!穆斯林人口在台東為數極少,因為伊斯蘭教的飲食及生活常規與一般人極為不同,Amir Habib Shaikh很認真的說明:“我們一天要做五次禮拜,不吃豬肉,不能飲酒,這是最基本必須遵守的規律。”。從台北搬到台東後,台北的穆斯林朋友建議他們在這裡制作一些穆斯林能夠安心食用的便當以提供給來台東旅游的游客食用,因為當時台東地區並沒有清真認證(注)的餐廳,所以他常聽到來台灣旅游的穆斯林們在經過台東時,只能勉強以蛋或干糧果腹,非常辛苦。於是從制作回教便當開始,旅行業者逐漸注意到他們,更建議他們開設清真餐廳,以便能夠讓更多的穆斯林用餐,並且提供能做禮拜的祈禱室。Amir Habib Shaikh說:“對每一個穆斯林來說,清真寺就像他們的家,進入清真寺做禮拜,能夠讓穆斯林有一種安心平靜的感覺。”。台東有許多的教堂以及寺廟,但卻連一個清真寺都沒有,對推動穆斯林來台東觀光會是一個比較弱勢的部分,所以他們在台9線上開起了一家清真餐廳,制作符合伊斯蘭教規規範的食品,讓穆斯林們可以在游歷台東美景之余,也能安心享用當地食材制作的清真料理。除了照顧台東偏僻部落的孩子,Amir Habib Shaikh與他的妻子還希望建立一個電子交易平台,讓通過清真認證的台東特色食品,可以銷售至千億美元需求的清真市場,讓不管是中東國家或者東南亞回教國家,都能看見優質的台東物產。“台東市一個友善而宜居的城市,我的穆斯林朋友們都想搬來這邊居住,但是考慮到這裡沒有清真寺,大家就卻步了。”對Amir Habib Shaikh而言,每日的祈禱功課可以在家完成,但對遠道而來的穆斯林游客來說,沒有清真寺可供祈禱就像心靈上沒有了寄托,這種不便利感,的確會大大減少穆斯林游客的旅游意願。“如果在美麗的東海岸建造一座台灣最有特色的清真寺,那一定會讓穆斯林游客絡繹不絕的!”帶著期待的表情,Amir Habib Shaikh期望台東從餐飲、住宿等條件開始改善接待環境,讓台東也能創造一波穆斯林旅游潮,把台東的友善與溫暖讓回教世界的朋友們也都能感受得到!注: 清真認證(Halal Certification)起源於伊斯蘭教法,針對穆斯林日常生活食用或碰觸身體的產品,必須符合伊斯蘭教義,即為“清真(Halal)”,避免碰觸不潔之物(如:豬、酒精)。“清真(Halal)”對於穆斯林食用或碰觸身體的產品,必須追溯源頭,從原物料開始到產品處理,包括工廠設施、制造機械、包裝、保管儲藏、物流,甚至最終端零售賣場,都必須符合伊斯蘭教義。 (資料來源: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69733)

Lorenzo Salvadore

飛行,是潛藏於人類心底最深處、最久遠的渴望之一,搭乘飛機在起飛及降落之間,感受高速衝刺與脫離地球引力的感覺,讓人深深為之著迷。台灣第一所由民航局認可的飛行訓練中心,就成立在擁有藍天綠地的台東。

“如果你想要成為飛行員,你可以選擇出國上課,或者在這裡完成飛行訓練課程,就可以實現飛上天空的夢想!”,在安捷飛行訓練中心擔任飛行教師的Lorenzo Salvadore很有信心地這麼說,彷彿能讀懂每顆想飛的心。出生於流行和設計之都的意大利米蘭,從小就因為跟著父母飛行旅游於歐洲各國之間而對飛行懷抱著夢想,現在,他已經是個經驗豐富的飛行教練。

在台東工作及居住了大約兩年的時間,Lorenzo對台東哪裡好吃、哪裡好玩簡直可說是了如指掌。“我很喜歡富岡漁港,在海港吃最新鮮的海鮮,還有長濱也很漂亮,休假時就想往海邊跑!”;滔滔不絕地說了幾個海線的景點,意猶未盡地Lorenzo毫不遲疑地開始聊起山線他最喜歡玩的地方:“也喜歡鹿野,那裡有茶園、大片的鳳梨田,我想很試試看飛行傘,但還沒試過。已經搭過熱氣球,因為飛行速度太慢了所以覺得有點無聊……”才說完,他就笑了起來,因為敢說搭乘熱氣球無聊的,大概只有會開飛機的人才有資格這麼說吧!

聽Lorenzo敘述這兩年在台東的生活,他的臉上一直都堆著滿滿的笑容,顯然非常滿意目前在本地的生活,也覺得台東真的是個漂亮的地方,但Lorenzo一開始對台東的印像並不是如此。他接到工作面試通知時,選擇了搭乘飛機到台東,他回想起當初飛機飛過台東上空時第一次從高空俯瞰台東,心裡覺得:“哇!台東實在是非常鄉下的的地方,看起來好荒涼。”幸好,Lorenzo不是個只憑表面印像就輕易下判斷的人,他告訴自己,無論如何仍然要試著努力融入台東生活,“一旦我搬到了這裡,我就開始喜歡上這個地方,覺得台東實在是太棒了!”

台東近兩年的變化,Lorenzo對此感受極為深刻。“兩年前,台東還沒有這麼多的外國觀光客,但現在越來越多人知道了這個美麗的地方,台東縣政府在國際上推廣台東旅游,真的做了很多努力,例如台東的英語推廣影片就拍得非常好,真正能夠感動人心!”他這麼稱贊著。但Lorenzo也提及仍然有可以加強改善的地方,“像是當地租屋或者是買賣房屋的資訊,沒有英文的資料可供查詢,這個部分是當初我在搜尋台東資訊時曾經遇過的困難。”Lorenzo以自身的經驗,提供了寶貴且實用的建議。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能一直住在這裡!”相比生活在其他大型都市可能產生擁擠與混亂交錯的忙碌感,Lorenzo覺得自己非常幸運可以住在台東,台東的悠閑及舒適、純淨與自然,讓他可以擁有更好的生活品質。由此可見,即使第一印像不是驚艷,台東深度而豐富的底蘊,也將值得每一位旅人或居民在日復一日的日昇與日落中細細品味。

Patrick

若是請100個人,用100個形容詞來形容台東,最不可能聯想到的,應該是“奢華”這個詞吧!但是在都蘭村尾開了一間名為“Dulan Crap”的法式餐館老板Patrick,就用“Luxury”這個字,表達他對台東的第一個感受!第一次到台灣時,Patrick先是居住在繁華的台北,過著一般都市人習以為常的忙碌生活,但時間久了,法國人喜愛自然、作風浪漫的天性不斷驅使他再出發去尋找一個能讓他自由呼吸的地方,於是他與妻子如君兩人展開了一次環島旅游,還沒繞完整個台灣,就在台東的都蘭定居下來了。
怎麼沒選花蓮?畢竟以生活便利性來說,花蓮的生活機能比台東稍強,為什麼就決定是台東了? 不等Patrick開口,如君就搶著回答:“根本還沒繞到花蓮啊!他就不肯走了!”整個采訪過程中,除了漸進瞭解這位來自北法的大廚如何愛上台東之外,最有趣的部份,還有看他們夫妻一來一往的俏皮拌嘴,讓氣氛輕松歡樂不少,也從中窺見這段在尼泊爾結下的異國姻緣,最後竟在台灣的東部開了花結了果,兩人都沒想到,上天的安排竟是如此奇妙。“你看看!我的門前有美麗的山,窗外有漂亮的海洋,這樣的居住環境真是太奢華(Luxury)了啊!”第一次聽到有人用奢華形容台東,況且Patrick說得一點也沒錯,哪裡可以找依山傍海、空間開闊的美景,但生活費用又不會造成巨大負擔的地方居住呢?整個台灣也只有台東有這樣得天獨厚的條件了。
或許是法國人天生無可救藥的浪漫性格使然,在台東經營一家只開周四到周日傍晚才營業的法式餐館,也不擔心這樣是否可以支持經營。“我看很多朋友一直拼命賺錢來買東西啊、付帳單啊、忙東忙西的,但我自己不想過這樣的生活。”Patrick說,在餐廳沒有營業的時間裡,他可以上市場備料、或者到海邊劃自己的獨木舟(kayak)、甚至在家裡打掃清潔廚房、整理他們從法國運過來的家具等等,這些單純的家事日常,都讓他備感開心;一邊看著Patrick把爐子上燙好翠綠的花椰菜倒進料理盆內,在旁邊細細清洗蘿蔓萵苣的如君,手也沒停過,兩人在廚房保持著合作無間的節奏,就為了能讓30分鐘之後抵達的餐客們享用到精致又美味的地道法式料理。
從踏進台東至今約五年左右的時間,一開始就遇到不錯的房東,讓他以合理的價格租下現在的餐廳店面,Patrick與如君費心設計及親手打造餐廳內的裝潢,從無到有,在都蘭復制出最原汁原味的法式風情。“我盡量都用當地的新鮮食材入菜,雖然我的中文不好,但我可以用認真制作出來的料理跟人溝通!”雖然說的是英文,仍甩不掉那明顯的法國腔,更凸顯了Patrick內心對這片土地上的不管是人或物的熱情,然而也應征了他最初的那番話,置身青山環繞,坐擁無敵海景,同時還能享受美食的愜意生活,就是人生中的極致奢華呀!

Tim Joel

位於東部台11縣道上的都蘭村落,因為許多外國人選擇在此地定居而聞名,其中不乏廚藝精湛的法國廚師、創作音樂的荷蘭吉他手、擅長制作手工藝品的法國創作家等,他們在不改變當地傳統文化的框架下,讓原本平凡樸實的都蘭瞬間變得精采而熱鬧非凡。2010年的10月10日那天,一個來台東游玩的英國油畫家Tim在都蘭舊糖廠附近,在天候不佳且視線不良的情況下撞上了樹、摔斷了腿,原本以為這次車禍會是他所經歷此生最大的劫難,但被送進了台東的醫院後,Tim卻遇上了令他難忘的台東女孩,當時Tim的妻子剛好是醫院的護士,兩人在這樣的情況下相識相知,最後決定牽手走在一起,讓他從此由游客變成居民,再也離不開台東。
Tim在落腳都蘭之前曾居住在台北,2002年開始在台灣四處旅游作畫,初次到台東時就對這裡美麗的風景留下深刻印像,回到台北後,記憶裡的東海岸美景不斷呼喚著他回來,於是他決定搬到台東。“我想要過與都市不同的生活,台東的山與海、陽光、天氣,都讓我非常喜歡,所以我知道我一定要住在這裡!”,用聽著非常舒適的英國腔調表達他對台東的喜愛,Tim的表情十分認真,“真的喜歡這裡的人,還有很安靜的居住環境。”大抵藝術家都是喜歡可以沉澱思緒,讓靈感恣意揮灑的地方,都蘭恰恰有著被自然環繞的海灘小屋,開門就是廣闊的太平洋,大自然的和平、和諧及積極的能量,讓Tim的油畫作品越顯活力、躍動自然的熱情,一幅幅美麗畫作就在東部特有的美景環繞下形成,令人驚艷。
雖然來台灣已經十多年,Tim自嘲自己的中文完全的沒有進步,談到台東地區逐步地在推廣英語友善環境上的努力,Tim說這樣的做法非常貼心,“但我其實覺得應該是在這邊居住的外國人要努力學習中文去適應環境,這樣才是對的!”沒有刻板印像中英國人的沉悶,Tim抱著一種樂天知命的理念,一邊將自己對這塊土地的熱情透過繪畫的方式傳達給每一個有緣見到他畫作的人,另一方面,他也在網絡上號召朋友們一起到都蘭海邊進行淨灘的活動,不忍這個被Tim視為家的地方,逐漸地被大量的玻璃碎片、破漁網及寶特瓶等垃圾侵略,Tim在臉書上成立了ONLY SOULTIONS活動,獲得許多當地商家、衝浪者以及游客的回響,希望透過這樣的活動讓大家重視海灘污染的問題;他更期望無論是已經居住在都蘭或者是即將要來這裡定居的外國人,都能用類似這樣的方式為這塊最後的淨土做些實質上的努力,而不是只來這邊開店賺錢。“我的父母住在英國一個跟都蘭很像的地方,那個地方叫做Mousehole,有干淨的海洋跟大片翠綠的田野,所以我的父母來到都蘭的時候也很喜歡這個地方!”Tim對都蘭的喜愛,也感染了給他遠在英國的家人,他的父母曾經來台東探望他,也曾駐足東部沿海的各個景點,台東美麗的山海景色,讓他們留下深刻的印像。而為了讓都蘭的海灘能永遠保持她美麗的模樣,Tim仍然持續在尋找志同道合的朋友們,為了保衛純淨海灘而堅持著。如果,你有空來到都蘭,看見一個帶著畫具的外國人在海邊或山腳下畫畫,請不吝給他加油與鼓勵,並感謝他為都蘭海灘所做的種種努力!

Mark Jackson-都蘭WaGaLiGong 哇軋力共異國料理餐廳

Mark

16年前,一個心碎的大學畢業生,離開他的家鄉,從南非跨越三個時區飛抵台灣,獨自摸索來到傳說中如人間仙境般的台東,便在此生根茁壯,開枝散葉,翻開了人生的新篇章。Mark毫不費力地就能回想起那令人印像深刻的2003年:「我跟我交往了四年的未婚妻分手,非常傷心,當時剛好大學畢業也沒甚麼包袱,就毅然決然離開了那令人難過的地方。」但世界如此寬闊,為什麼是台灣?Mark笑著說,那時台灣正要發展核能,與生產便宜核原料的南非有著密切的往來,他的父親是核能科學家且經常在台灣與南非之間進行商務旅行,加上在台灣工作的姐姐總說著台灣如何如何的好,讓他對台灣這個島嶼充滿著美好的想像。處在人生低谷掙扎著要重新振作起來的Mark,第一個念頭就想到台灣,而一直到抵達台東之後,事情有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剛到台灣時有先去台南找朋友的朋友,他給了我一台很破舊的摩托車,還鼓勵我去環島,還告訴我一定要去台東!」Mark的眼睛亮了起來,那是他第一次聽到台東這個地方。內心有股無法壓抑的念頭想要知道台東究竟是個多麼特別的地方,Mark孤身騎著摩托車出發,先往墾丁前進,卻在屏東附近迷了路。「當地警察前後左右護衛著我騎了兩個小時,領我到正確的主要道路上,才放心讓我離開!」這段印像深刻的迷路經歷,讓他深深體驗到台灣人的熱心與溫暖,「台灣真是個太棒的國家!」Mark說。Mark was teaching a student漸漸的,情傷不再困擾著他,一路摸索到了台東沒多久,居然在市區的墨西哥餐廳遇到了大學同學Thomas,兩人相認之後格外激動,Thomas不假思索立刻騎車載著Mark往海邊去,奔馳在台11線上,就在富岡到小野柳那段短短的距離間,他回憶著,「兩側有高聳的椰子樹、遠處的都蘭山襯托背景,我幾乎要停止呼吸,心想,這看起來真像夏威夷!南非我的家鄉也有類似的風景,一路上都是漂亮的海岸,太美了!」那時Mark就知道,就是這裡了,台東,是他想要永遠定居的地方。「我發現這邊的人口組成很有趣,有漢人、原住民、還有一些像我一樣的外國人;天氣總是晴朗,步調很慢,是個不忙碌的地方,治安很好,我的孩子在都蘭國小念一年級,可以放心讓她自己走路回家。」在都蘭糖廠斜對面開了間名為WaGaLiGong 哇軋力共的異國料理餐廳,Mark自己還開設衝浪課程,開開心心的生活轉眼也已十多年,這些都是最初讓他心醉於台東的特點。「但是……」Mark語重心長的說:「唯一的問題是我看到周遭的環境被破壞的越來越明顯,跟我當初來的時候不一樣了。」他說,近些年Mark帶著國外來的朋友去海邊時,映入眼簾的已不是乾淨的海灘而是被四散的垃圾給取代了。看見這樣的轉變Mark心中有著無限感慨,他希望不管是官方或者民間,都可以多著力在海洋生態平衡與環保,發展觀光的同時也同時保護台東珍貴的天然資源。「如果你愛這個地方,你會關心這個地方,我想永遠住在這邊,所以希望台東越來越好!」Mark建議多舉辦淨灘活動、廣設魚類保護區,「富山護漁區做的就很好,真的有達到復育的效果。」他舉例說,「有機永續的樸門農法(Permaculture)目前在西方國家很流行,如何與大自然和平共存是我們要多學習的地方,可以試著推廣看看。」因為真心愛著台東這片土地,所以對這裡有著更高的期許,未來若台東能朝友善生態城市-Eco County的目標努力,便能以Eco Tourism的特色行銷於國際,「外國人非常喜歡這個概念,這也是世界趨勢,環境永續是個不遠不近卻一定必須得面臨的議題。」Mark說,所有居住在台東的居民一起保護台東的自然環境,讓台東十年、二十年、甚至千年萬年後,依然純淨、美麗。

Mark

Praveen

Mark

對於大半生都在同一個國度生活的多數人來說,離鄉背井,就像選擇了一個跟自己生長環境截然不同的地方接續未來的人生,是難以想像的事情。對多數人而言,臺東除了擁有純淨的天空與美麗的海之外,仍屬偏鄉、是個物質相對貧乏的地方,然而近年來透過舉辦大型國際活動的行銷宣傳,臺東走向了國際化發展的道路,也吸引了越來越多不同國家的新移民定居台東。在臺東常見到歐洲、美洲來的外國人,但來自印度的臉孔就格外引人注目。從南印度 Bangalore 移居臺東的Praveen,來到臺灣已經第8年,「臺東是我在臺灣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定居的地方。」他說。從南印度 Bangalore這個人口超過一千萬、擁擠且熱鬧非凡的城市搬到臺東,Praveen剛來時覺得這裡像新世界,且有些生活方式不適應到處都是中文的標示菜單,後來他試著讓生活充實安排,生活開始有截然不同的新面貌與目標。Praveen解釋,「當你很忙的時候,同時身處在臺東這樣優美的環境中,就會覺得是一種上天的恩賜,非常完美。」印度人說話節奏飛快,但提及臺東最吸引他之處時,彷彿走進了時光隧道,用輕鬆愉悅的語調娓娓道來他對臺東真實深切感受。在臺東市區經營正統印度料理約有四年時間,經過口耳相傳Praveen的印度料理漸漸被注意。「我非常用心在我的料理上,因為印度料理跟其他的料理不同,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提到印度料理,Praveen的表情頓時認真了起來;他說,製作印度料理需要極高的專注力,而且烹調的時間非常久,每道料理都有獨門的配方,放哪些香料,各種香料份量的多寡,多一分或少一點都會讓料理走味,各種香料之間的搭配全是學問。「經營印度餐廳不是要賺很多錢,而是想跟臺東這裡的人們分享來自印度、用心製作的美味料理。」Praveen說,目前餐廳一週公休兩天,休息的時候他偶爾會去知本泡溫泉,也會去山海鐵馬道散步,這樣的節奏Praveen非常喜歡,也覺得是最舒服的生活方式。「雖然離印度家鄉很遠,但沒有非常想家,反而是去年回印度探望家人時,居然有想念臺東的感覺,因為不知不覺中,早已經將臺東當成自己的家了。」Praveen感性的說,他的生活已經與臺東不可切割。「我必須說,當我第一次看到元宵節神明繞境活動時,我覺得非常精彩。」Praveen停頓片刻後又繼續解釋,他認為這是可行銷至國際的特色慶典,亦是臺東獨一無二民俗傳統文化,因曾詢問外國觀光客後發現他們對此類文化慶典深感濃厚興趣,是其它國家城市無法複製的節慶活動。台東元宵慶典活動充滿豐富元素與視覺色彩,所以若能將此類傳統節慶加強行銷國際,台東能見度將更上一層樓,年年吸引不同國籍人士來台東觀光。就像Praveen一樣,人忙心不忙,充實而低調的生活,讓他每天都能感受到滿滿的正能量,支持著他繼續烹調美味的印度料理,讓異國料理驚艷臺東人的味蕾,也把這份熱情分享給喜愛這片土地的人們知道。「台東有山也有海,這兩個元素結合起來就像身處在天堂!」,採訪尾聲,在臺東度過8年時間的Praveen為這片土地下了最佳的註解,無論是追尋純淨、無汙染的優質生活環境,或者是尋覓平靜心靈的殿堂,臺東都能為參與其中的人們帶來不同的養分,也只有親身來到此地的人才有幸感受。

Mark